主页 > R微生活 >历史不能微调,小心平行时空!脱离中二视角的《平行伦敦:弹簧腿 >

历史不能微调,小心平行时空!脱离中二视角的《平行伦敦:弹簧腿

历史不能微调,小心平行时空!脱离中二视角的《平行伦敦:弹簧腿

微雷!注意!

时空并不如是,时空亦可如是。

「时空旅行」与「平行世界」向来是科奇幻小说与剧作家非常热爱的题材,而「时空旅行」也经常是造成「平行世界」的重要原因,《平行伦敦:弹簧腿杰克现身》就是一个「因时空旅行而造成平行世界」的标準故事,但说起来这个「标準」又不那幺「标準」,偏偏「不标準」得很好看!

首先,多数的时空旅行故事,视角多半来自时空旅人本身,故事走向不外乎从时光旅人跳上时光机回到过去,接着造成某个严重影响未来的历史错误,以至最后挽回或无法挽回那个历史错误。读者随着书中主角进行了时空旅行,理解他所做的每件事与后来发生的事情,这在时空旅行故事里,算是「顺叙法」,读者几乎是以全知观点理解故事。这种「未来本位」的视角,时空或有跳接,但反而容易理解,只是,不能说没有一点中二。

但是,《平行伦敦:弹簧腿杰克现身》则提出一种新的想法:「如果你是四爷,你真的能接受若曦吗?」「身为『被穿越』甚至『被改变历史』的时空原住民,时空旅行者对你而言是什幺?」

本书开头足足有超过2/3篇幅是以理查·法兰西斯·波顿爵士的角度,扬弃「未来本位」视角,用截然相反的角度,去看待这个时空旅行者惹出的一堆麻烦。这个视角正是决定了《平行伦敦:弹簧腿杰克现身》的故事与其他时空旅行故事不同的主因,让时空旅行这件事不再是时空旅人自己的冒险经历,而是一整个时代所面临「如果有个自以为可以改变历史谬误的白癡时空旅人来乱」这样的共同问题,不仅提高故事真实感,也带领读者脱离传统时空旅人故事里「以为整个世界都跟着他转」的中二病,更宏观地面对「改变历史后的时空悖论」甚至「时空旅人必须面对的文化冲击」这些问题,相较之下真的觉得若曦在清朝碰到的困难根本好傻好天真啊

「嗯,现在我们该来谈谈我遇上弹簧腿杰克的事情了,」他很直接地说:「一八四〇年六月十日,这大概是英国历史上最不堪回首的一天。」
波顿点点头。「女王遇刺日。」

在我们这个时空的认知里,维多利亚女王遇刺日与故事中的平行时空一模一样,但结局是完全不同的。事实上整个故事都因为这个女王遇刺日的结局不同而展开,但在故事中的平行时空里,一般人不会意识到「女王死去让我们与原来的历史变成平行时空了」,导致追查弹簧腿杰克事件的波顿爵士,再怎幺英明神武,也要到故事进行大半才发现一切原来与女王遇刺有关。

我认为使用这个视角说故事的手法相当高明,如果读者们还不明白这个视角与一般时空旅行故事有何不同,不如想像一下:我们可能不会意识到国民党被共军打得抱头鼠窜逃往离岛播迁来台以后,台湾的历史完全走向另一个平行时空。我们以为历史本就如此,而我们没有选择,我们以为现在这些动乱、随机伤人、那幺多的陈情抗议与冲突,都是「个人选择」「单一事件」「遭受煽动」,而与当年的「播迁来台」无关,与长期累积的政党财团勾结无关,与长期洗脑的良民顺民甚至贱民教育无关。

然而历史,不管是故事里的历史或我们正在经历的历史,都不会是单一事件,都是累积。

这时候要是来个时空旅人告诉我,原本国民党不会「接管」台湾,是因为他利用时光机器回到过去捡一块他阿祖的阿祖不小心掉的金条,才「微调」了历史,导致了我们现在不得不接受的这个事实,我不确定我会不会当场把这个人做成消波块⋯⋯(好吧其实我很确定我会这幺做)(再次为若曦的好运鼓掌)

「假如女王那时死了⋯⋯」「假如希特勒被他爸_在墙上⋯⋯」「假如国民党去海南岛而不是到台湾⋯⋯」「假如时光旅人没有回去捡那块金条⋯⋯」常常,人们说「我不回答假设性问题」以显示自己的理智与实际,然而或许,拥有想像力可以解开更多谜团,找到理性与实际无法找到,位于上游处的问题成因与解决方案。

「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孩子!」史文朋表示称讚。
「是啊,我也有同感。我相信奥斯卡·王尔德这孩子未来一定会闯出一番名声。」波顿回答。

其二,为了创造这个「平行伦敦」,作者使用了大量史实与真实人物。书名即有的「弹簧腿杰克」不仅是确确实实出现在维多利亚时代伦敦的都市传说,作者还让许多实际有记载的受害案例走进故事中,人时地一件不差;而故事中的主角理查·法兰西斯·波顿爵士本人就是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不仅是个懂得25种语言与15种方言的语言快译通博学之士,他的旅行、冒险、翻译⋯⋯诸多事蹟,在你的电脑上就可以轻易咕狗得到。更别说与他交游甚且交手的故事角色,不仅真有当时英国首相帕默斯顿子爵、诗坛坏小子史文朋、我超爱的奥斯卡·王尔德,甚至还有让我读到时忍不住脱口说出髒话的南丁格尔(对,就是那个我们从小看她事蹟长大的白衣天使南丁格尔!而且她在故事里还是反派角色!要不要那幺嗨啊!)(完全是称讚意味)。

这些于史有据的真实人物,有的我读小说时根本不认识,有的早有既定印象,有的只闻其名但并不熟悉,但这些人物不仅增加了故事里虚实交错的趣味,更让我们开始用「时空旅人的中二思考」以外的方式,考虑这些当代人物在改变历史后可能面临的岔路。遭到微调后的历史,可能让本来该名留青史的伟人罪状罄竹难书,也可能扭曲人性与史实,白衣天使很可能就成了科学怪人的製造者。

此刻的台湾或者我们,都是万中选一的平行时空。当然,如果改变历史,台湾不见得会比较好——但至少,我们不能让历史被扭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