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一生活 >反贪主席:可控上庭‧禁媒体报导贪污投报 >

反贪主席:可控上庭‧禁媒体报导贪污投报

反贪主席:可控上庭‧禁媒体报导贪污投报(布城)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阿布卡欣表示,投报者在投报贪污时拉大队召来媒体的现象,必须获得纠正。他发出最后警告,在《2009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条文下,任何泄漏投报内容的人,包括报导的记者都可以被控上庭。他指出,自反贪委会成立以来,他们都鲜少提起这项条例,不过为了保障所有人,包括被调查者受到公正对待,反贪委会将在未来援引这项条文对付违例者。将致函各报总编辑根据《2009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29(4)条文,任何投报都得保密,只可让反贪委员官员或检控官知道,不能泄漏给任何人。违例者一旦罪成,可被判2年监禁或罚款10万令吉。阿布卡欣今日(週三,1月13日)首次以反贪委会主席身份出席媒体交流会时指出,这项条例并非大马特有,香港廉政公署也会提控泄漏调查情况的人士。他表示,将会就此事致函各报总编辑。较早前,他说,现在的人去投报时,“整村人”出动,还向媒体公开投报内容及展示文件。“这显然成为一种趋势。”他坦言对这种做法感到失望。他表示,这种做法将影响反贪委会的工作,因为调查工作须在保密下进行。“这不但使到被调查者知道发生甚幺事,也知道反贪委会将召见哪些证人。”阿布卡欣也披露,有的投报者大肆举报是要利用反贪委会去打击其他人的声誉。询及反贪委会的这项“提醒”,是否限制新闻自由,阿布卡欣说:“这无关新闻自由,而是攸关人的权利。”他表示,当人们提到公平时,也必须包括被调查者的公平在内,因为事情一旦公开,被调查者就会受到社会审判,遭贴上标籤。出席交流会的尚包括反贪委会副主席苏克里及各报高层与代表。没接指示停查案件“我从来没有接过指示,叫我停止调查任何一宗案件,而且这是不被允许的。”阿布卡欣强调反贪委会是独立的。他说,去年他们都独立执行任务,不过由于一些原因,人们并不这样认为。他表示,今年他们不但得独立执行任务,还得让人民看到他们的独立性。他披露,反贪委会今年的目标是改善国人与国际社会对委员会的印象与信心。“我们会以效率、透明、独立与专业为本。”此外,阿布卡欣说,反贪委会一旦接到投报就会展开调查,从来没有不去调查。澄清反贪会没检控权针对有人认为反贪委会没有把“大鱼”控上庭,阿布卡欣澄清,该会的工作只是调查并搜集证据,并没有检控权。他解释,检控权在总检察署手上。他披露,目前总检察署安排31名检控官在反贪委会驻守,以负责检控涉案者上庭。“但是他们代表的是总检察署。”他说,虽然身为反贪委会主席,他也拥有与副检察司一样的权力,但有关权力局限在调查工作上,而不是检控。“所以,请以适当的标准来衡量我们。如有投报没有调查,那才是我们的错。”曾与检察署意见分歧另一方面,阿布卡欣透露,有时反贪委会与总检察署针对一些案件有不同看法。“我们觉得应该提控,他们却认为没有必要。”他说,去年曾有两宗案件,两造出现分歧,交到反贪委会的运作评估小组讨论,小组要求总检察署重新考虑,最后,总检察署同意提控。受询及反贪委会是否应被赋予更多提控权力时,他回应,他怎幺想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怎幺做,目前他对于被赋予的调查权力感到满意。拒透露提控名单受询及在巴生港口自由区案件上,是否还会有人包括前交通部长拿督斯里陈广才被控,阿布卡欣说,他们的工作是调查与找出证据,谁做错事,有证据的话,他们就建议提控。“我们的工作是确保犯事者受到惩罚。”他也不愿披露反贪委会在有关案件中建议提控的人士。“我不会说出名字,我要说的是,调查工作在进行中。就这样。”另一方面,询及反贪委会是否有收到有关安联银行事件投报,阿布卡欣也不回应。促私家侦探巴拉录供反贪委会副主席苏克里表示,他们準备在任何地方录取私家侦探巴拉的口供。他指出,他们需要巴拉的口供,以完成整个调查。“无论用甚幺方式,他都得给口供。”他说,他们正努力取得巴拉的口供。“我呼吁他来给口供,他只是证人,而不是我们要控告的人。”询及巴拉要求在国外录供一事,他说:“对我们来说,在那里都没有问题。”另一方面,针对军机引擎失窃案,反贪委会主席阿都卡欣披露,那是一起偷窃案,已向警方投报。“如果警方发现当中有甚幺贪污成份,要我们展开调查是没有问题的。”反贪会去年控176人反贪污委员会去年总共接获5825宗有根据的贪污投报和逮捕500人,其中176人被提控上法庭。反贪污委员会副主席拿督苏克里指出,这176人中,89人是属于政府管理、专业和支援级别的官员,14人是政治人物、17人属于私人界高级人员和56名公众。他说,此外,单单在今年内,已有51名来自政府和私人界的高级人员如秘书长、董事、首席执行员和大学校长等被提控。另一方面,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阿布卡欣则指出,这些被带上法庭的案件成功率高达75%,该会希望今年的法庭案件成功率可提高到80%。‧2010.01.13
相关推荐